好车友俱乐部官方号
新浪微博
微信

灵异小说 开头

那年冬天的时候,我师傅在雪地里捡到了我,没错,按照现在的话来说我是一个弃婴,被爸妈扔了。

        照理说,我一个婴儿在大冬天的在雪地里呆那么久不是冻死就饿死了,但是我师傅捡到我的时候还算是活蹦乱跳的,我师傅仔细的看了一下附近的环境,才现雪地里有很多杂乱的梅花脚印,好像是什么动物的脚印。

        就是这动物用它的奶养了我几天,晚上围着我睡觉才让我在那么冷的天活了下来,我师傅捡起我的时候,这动物还出来了,听我师傅说是一只母狼。

        这母狼出来后,只是看了我师傅一眼就转身走进了树林。

        对于这只狼的来历我师傅一直没有告诉我,至于这头狼为什么不吃我,我更是摸不着头脑,我懂事后也上山找过几次,但是找不到这只狼。

        可每次上山都挺奇怪的,别人家的孩子上山不是遇到蛇就是遇到野猪之类的动物,我七岁就上山了,但每次去上山都不会出任何事,反倒下山的时候,走在路上都可以捡回来一只刚死的野兔或是野鸡。

        对于这事我还奇怪的,我提着这些野味回家的时候,我师傅只是摸摸我的头,就习以为常的提着野味去厨房里忙活,好像知道我上山不会空手下来一样。

        以致每年都会上山好几次,直到过了十二岁之后,我师傅突然不准我上山了,因为我要接我师傅的衣钵了。

        我师傅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算命师,算命很准,所以很多人慕名而来,但我师傅有个规矩,算命要看天。

        阴天不算,下雨天不算,晚上不算,早上不算,每天只算三个,所以要我师傅算命只有晴天的白天,而且还得赶早。

        我也按照这个规矩学了下来,即使我不知道为什么。

        今天师傅被一个有钱人开车请去算命了,我则是守在店里面玩着手机看店。

        这不,我正斗着地主,村里面的张叔就推门走了进来。

        张叔是村里面的老光棍了,四十多了还没结婚,他一天到晚就问我师傅他什么时候可以结婚,我师傅每次都是敷衍他几句,因为他的面相来说,这一辈子不可能结婚的。

        这种人叫“孤命。”

        算命,算的就是一个命,而命代表人,人活下去了才能算是命,所以算命在我们眼里也叫算人。

        而算人,则是要从他的面相上来分析他的气运走向,过去与未来,因为一个人的脸可以告诉我们很多的东西,而张叔的脸正好可以告诉我,他这辈子需要一直靠自己的左右手……

        “小天啊,你师傅不在吗?”

        张叔走过来问我,脸上有一抹难以掩盖的愁容,我心中疑惑,难道张叔遇到了什么事?

        “我师傅出去给人算命了。”我直说。

        “那遭了。”张叔叹了口气。

        “怎么了张叔?”我好奇起来。

        “你对那些懂多少?”张叔凑过来突然这么问我。

        “懂一点。”我点头,张叔说的那些,就是一些玄乎的事,我师傅也懂。

        “那好,你给我看看,我这手怎么了?”

        张叔说着撩起自己的衣袖,我一看后立马吓了一跳,这张叔手臂上有一个很大的伤口,好像被什么野兽咬了一样,两排血淋淋的牙印显得有点慎人。

        “张叔你这是怎么了?”我急忙问道。

        “唉,真她妈倒霉,前天我不是上山去打猎吗?遇到了一头狼,还挺大的,我寻思着能卖个好价钱,所以我偷偷的一枪打死了它,准备把它背下山去卖钱的时候,这狼突然活过来咬了我一口……”

        “什么?你打死了一头狼?”我心中一惊!

        “没打死,这畜牲咬了我一口之后就跑了,可我这伤口已经两天了,就是不见好,连血也止不了,你说说那头狼是不是很邪乎啊?被打了一枪居然没事的跑了。”张叔说着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我一听这话立马火了,吼着张叔问,“快说,你在什么地方打的那头狼?”

        “怎么,小天你也想打这头狼点小财?”张叔露出一丝古怪。

        “你大爷,你不想死的话就快说。”

        我直接对着张叔怒吼了,我并不是吓唬他,这伤口再怎么严重也死不人,但是要是他真的打了那头狼是小时候养我的那头,我真会整死他的。

        张叔被我一吼直接吓懵了,他身体颤抖了几下,露出恐惧,“在山上呢,我现在带你去。”

        我赶紧的去后院背了一个我师傅的医药箱,关门跟着张叔跑了出去。

        我们村子本来就离那座山不远,而且小时候我不知道上去多少次了,也很熟,跟着张叔跑了大概一个小时,终于到了张叔说的地方。

        是一颗大树下,那里还有一块清晰的血迹,而且流的血很多,我心中顿时疙瘩了一下,中枪了还流这么多的血,那头狼不会出什么事吧?

        我心中忐忑不安了,跟着血迹赶紧的找了起来,大概一里后血迹就断了,我不断的叫唤着,找到了晚上依旧一无所获,我眼睛红了。

        要不是那头狼,不,喂我喝她奶的就是我妈,没有她,我早就死了。

        张叔怕我一个人在山上迷路了,就一直跟着我,到了六点的时候,我师傅给我打电话,我哭着将这事说了,然后我师傅就骑车过来找我。

        师傅打着手电筒上山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张叔一看是我师傅看了,也是惊喜到不行,他立马迎了上去,将自己的手臂给我师傅看。

        师傅只是看了一眼,就冷冷的说道,“自己回去用童子尿敷一个晚上,记住这山上不准再打猎!要是再因为打猎出什么事,别去找我!”

        我师傅说的话还是很有威信的,张叔连连称是,然后谢了几句就下山了。

        我师傅看着张叔下山,突然眉头一皱,我坐在那棵树下,隐隐听到了我师傅说了一句,‘因果循环,有命抵命,张小子恐怕今晚……’

        我没有心思去想我师傅这话,过来几分钟我师傅才叹了口气的走过来,“放心吧,如果真的是她,以她的道行,不是特殊的子弹,她不会有事的。”

        “真的?”

        听了我师傅这话,我立马惊喜了,我师傅说过她有灵,也就是成精了,所以才会在大雪天的不吃我,而用她的奶水养了我几天。

        我找了一个下午我都找不到她,有可能她的伤已经好了。

        “当然。”我师傅点头,“小天啊,先回去吧。”

        “嗯。”

        我不放心的将医药箱放在这棵大树下,大声叫了一句,“妈,我把东西放这里了。”

        我下山的时候,边走边回头,但没有看到任何身影,我不禁心中失望,小时候救了我的命,为什么我长大了,连见我一次都不愿意啊?

        我心中叹气。

        坐着师傅的电动车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我跟师傅都没有吃饭,师傅简单的炒了几个小菜,我俩吃了以后,就各自回房间的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晚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我总感觉自己脸上很痒,好像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摸我的脸一样,我想睁开眼睛,但怎么也睁不开,也就继续睡了过去。

        一大早我打开店门的时候,现门口放着一只死了没久的肥野兔,估计有个十多二十斤的,这谁放的啊?

        我好奇的将这只野兔给提了起来,却现野兔下放着一个医药箱,看到这医药箱,我眼睛瞬间红了,因为这医药箱正是我昨天晚上放在那棵大树下的那个。

        我妈昨晚过来看我了……


  她是过来让我知道她没事,我喜极而泣,提着野兔进去找我师傅,但我师傅看到这只野兔之后,脸立马的沉了下来。

        “小天,以后这些送来的东西咱爷俩都不吃了,有些东西咱惹不起!”我师傅摇头说道。

        我听着有些奇怪,我师傅可是最喜欢吃野味的,怎么今天会说这种话?

        还有,师傅口中说的有些东西是谁?

        既然我师傅都这么说了,我只能将这只野兔送给隔壁小花家,顺便去菜市场买点菜,回来的时候,我师傅一直扳着脸,我也没多想。

        吃完饭之后我师傅坐在店里,今天是晴天,有人请我师傅去算命,但我师傅却说等会有事不去,我心中纳闷,今天会有什么事?

        果然到了下午的时候,村长突然推门进来了,我师傅立马迎了上去,我自然也好奇的走过去。

        村长叹了口气说道,“老李啊,跟我去老张家一趟吧,老张死在家里了,今天才被现,都是一个村子里的人,安排着给他安葬一下吧。”

        我听了这话吓了一跳,村长口中说的老张就是昨天来找我的张叔啊,他怎么会突然死了?

        “行,村长你先过去吧,我准备点东西就过去。”我师傅没什么意外的说道。

        村长走后,师傅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至于这么狠吗?”

        我不知道师傅这话是什么意思,只是听到张叔死了,毕竟怎么说也是一个村子的人,我也有些唏嘘。

        主动的去里屋拿一个盒子出来,装着下葬需要的一切东西,下葬在哪里都是比较讲究的,人出生落地,死入地,讲究的是一个入土为安,所以一切都得按照程序来。

        因为不是第一次跟师傅去送葬,所以我装东西的度很快,抱着大箱子准备跟着师傅出去,但是我师傅却是自己将大箱子自己接了下来,丢下一句,“不准去!”就一个人骑电动车朝张叔家而去。

        我愣了半响,基本上村里面死人了,师傅都会带上我,怎么今天不带我了?

        心中有些奇怪,只能一个人看店。

        到了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我师傅才回来了,他还是冷着脸,直接走过来就对我说道,“小天,我不准你再上山了!听到没有?”

        “啊?可是我妈……”

        “她只是一只畜牲!不是你妈!”

        我师傅冷冷说道。

        我愣住了,我从来没听到师傅这么说过她,到底是怎么了?

        “那我妈是谁?生我下来,就把我丢在雪地差点冻死我的那个就是我妈?”我眼睛红了。

        我一直搞不明白,我又没有天生的缺陷,不是傻子也不是缺胳膊少腿的,长得也不难看,但是我爸妈为什么会丟了我?

        而且还把我丢在雪地里,这跟直接掐死我有什么分别?

        我师傅沉默了半响,最终只是叹了口气,“小天啊,有些事情,你以后会懂的。”

        懂?我一辈子也懂不了。

        第二天一早的时候,我师傅又去给张叔处理身后事,听说昨天晚上,是张叔一个侄女给守的夜,其实也怪可怜的,今天还有一天,明天就可以下葬了。

        我还是一个人看店,今天是阴天,知道我师傅规矩的人都不会来,所以店里面基本上没人过来,清闲到了晚上六点钟的时候,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这女人穿着农家人的衣服,腿似乎还受伤了,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

        我急忙迎了上去,“阿姨,您是来算命的吗?我师傅出去了,而且晚上不算命的。”

        “我知道。”女人望着我点头。

        “那您这是?”

        我有些疑惑的看了女人一眼,这女人面相很怪,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按照人面相的十二宫来说,这女人的命宫,也就是天庭非常的饱满,而且配上她下垂的眉毛,绝对的百寿之相啊。

        但怪就怪在她眉心有一道痕,也就是伤口,这无形的破了她的命,会让她折寿,而且在我看来,这道痕,预示着她就在这段时间会有一劫!

        这大晚上的会有什么劫?我也觉得我看错了。

        “没什么,我腿受伤了,能帮我处理一下吗?”

        女人说着便拉起她的裤脚,露出一个小山包一样的伤口出来,红肿红肿的,中间有一个小拇指大小的洞,还不断的流出血水,这不是枪伤吗?

        怎么一个农妇会受枪伤?

        我心中疑惑,但也没多想,赶紧的跑到后面将药箱被拿了出来,蹲下来检查了她的伤口,现里面的子弹还没被拿出来呢。

        “阿姨,您这子弹还在里面呢,我这里也没有麻醉药,你看我送您去医院吧。”

        我只能这么说了,这没有麻醉直接取子弹,别说她一个女人了,就我一个男人也扛不住啊。

        “不用了,我专门过来找你的,你帮我处理一下吧。”女人摇头。

        “可没有麻醉药,我怕您……”

        “没事。”

        我看女人心意已决,我只能硬着头皮点头,从药箱里拿出一把小刀,用打火机烧红之后,我准备先将伤口划开一点。

        “那阿姨您忍着点。”

        “你快点动手吧。”女人面不改色。

        我心中有些佩服了,轻轻的用烧红的小刀碰了女人的伤口一下,现这女人还是面不改色的,看来她不怕痛啊,这让我胆子大了起来。

        处理这种伤口我压根没经验,等将子弹挖出来的时候,已经流了一地的血,要是一般人恐怕已经痛晕死过去了,但这女人一声不吭,只是脸色有些苍白。

        半个小时,我用纱布将女人的枪伤包扎好,特别的敷上了我师傅从山上面采的止血化淤的草药。

        女人站了起来直接走了出去,我以为她直接回去了,但是没想到的是,她居然提着两只已经死的野兔子走进来。

        “阿姨您这是?”

        我有些奇怪,这野兔很难打到的,她一个女人家的怎么打到的,而且还是两只?

        “吃吧,不够,我过段时间再送过来。”女人看着我说道。

        “不用了,阿姨您带回去自己吃吧。”

        我赶紧摇头,这么大两只野兔,卖给饭馆至少三四百块,我就处理一下伤口而已,真用不着这样。

        “我要吃,随时都可以抓得到。”

        “随时?”我一愣,这山上的野兔那么好抓??

        “喜欢吃野猪吗?我下次给你送一只野猪过来。”女人接着说道。

        “呃……真的不用了。”

        “你不想要我的东西了?”女人眼睛微微一眯,声音有了一些变化,似乎是吃惊。

        我听了这话,摸不着头脑了,这女人我确定是第一次见,还不是我们村子里的人,怎么说的她经常给东西给我一样?

        “阿姨,我刚才只是给您简单的处理了一下,您真用不着这样。”

        我无奈的说道,平时我师傅算命都只收三十,我这么处理一下,收人家两只野兔,这不是收了三四百?我师傅不骂死我?

        女人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一句话不说的朝外面走去。

        我伸出手想挽留,但看着她已经走了出去,我也就没说什么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看着地上的一大滩血迹,我进去拿拖把想把这里拖干净,这时候我师傅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看着地上的血迹一眼,然后迅的用鼻子闻了闻,神色立马一变的朝我跑过来,“小天,刚才谁来过了??”

        看着我师傅凝重,甚至有些慌张的样子,我心中奇怪,不就是一个女人吗??

        “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我如实说道。

        我师傅冷笑了一声,“女人?哼,你的妈来看你了!”


  “我妈?”

        我听了师傅这话,立马吓了一跳,我当然知道我师傅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刚才女人是小时候给我奶水喝的那头母狼啊!

        看我脸色白,师傅立马走了过来,“她刚才跟你说什么了?”

        我心中有些慌,甚至有些不知所措,我妈居然来看我了,但是她为什么不直接说啊。

        我将刚才我妈说的所有话一字不漏的全说给师傅听了,他冷笑了一声,然后看向了外面。

        “人有人道,妖有妖道,如果你真的是为了小天好,别再过来了!”

        师傅的声音很大,我紧张的盯着漆黑的门外,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在黑暗中我感觉有一双眼睛看了我很久很久,但终于被黑暗淹没,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一天过后,我以为我妈不会再过来看我,门口也再也没有野兔之类的东西,直到有一天中午的时候,村长一脸叹气的推门进来。

        因为今天是阴天,我师傅并没有出去,他看到村长进来之后自然站起来迎了过去,我也好奇的走过去。

        “唉,村头的陈木匠死了,老李啊,你帮忙去处理一下吧。”

        村长的声音有些奇怪,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师傅眉头一皱的问,“陈木匠是怎么死的?”

        我心中也十分的好奇,这陈木匠我之前偷偷的给他算过命,单单说寿命吧,不说长命百岁,但也能至少活个七八十岁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可我要是记得没错的话,陈木匠应该不到四十。

        难道是我算命的本事太差了?

        村长脸色有些白的摇头,“我也说不清楚……”

        “村长,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就行了。”我师傅说道。

        听村长这么一说,我也好奇心大起。

        村长犹豫了一下,才颤颤巍巍的说道,“他好像不是自己死的,也不是人杀死的,而是……”

        “而是什么?”我紧接着问。

        村长深深的吸了口气,才继续说道,“而是被什么野兽咬死的,陈木匠整个心窝都被掏空了,吓人得很……”

        我心中一惊,野兽?难道……

        师傅脸色一沉,自顾的收拾着殡葬用的东西,跟着村长走了出去,我想跟着去,但我师傅转过头来,脸有些恐怖的盯着我,“呆在店里!记住,如果那畜牲再来了,你就跟她说,她做这些事会遭天罚的!”

        说完这话师傅已经走了出去,我呆立当场,甚至不知所措,张木匠又是我妈杀的?

        为什么啊?

        我妈为什么要杀人?

        浑浑噩噩的坐在店里,我都不知道这一个下午是怎么度过的,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开始下雨了,而且还是暴雨,我是被这暴雨给惊醒的。

        我一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了。

        我担心师傅不能回来,所以赶紧的关了店门,拿着家里面的大伞去陈木匠家接我师傅。

        其实我更多的是想看看,陈木匠到底是怎么死的。

        陈木匠家就在村头,离店里也就一公里的样子,我撑着大伞在路上快走着,隔老远我就看到陈木匠家灯火通明,在我们这边,人死后三天才能下葬的,所以今天算是第一天。

        很快我到了陈木匠家,灵堂就设在他家大厅里,他家不大,所以灵堂看起来比较拥挤,因为今天才现他死了,所以一切都看上去没什么布置。

        陈木匠的尸体在两个长板凳加一块木板放着,上面盖着一快白布,棺材还送过来呢,只能先这样委屈他了,倒是大厅中间已经摆了一张陈木匠的照片。

        灵堂里面的人挺少,明天才是来亲客的时候,所以我进来之后,没有看到我师傅,我就快的朝陈木匠的尸体走去,缓缓的揭开白布。

        我就看到陈木匠一张惨白的脸,他眼睛圆瞪,他眼睛里面的瞳孔已经消失了,满是眼白的眼睛死死盯着我,好像是我害了他一样。

        这么恐怖的一幕,让突然看到的我吓了一条,死不瞑目?我感觉双腿都抖了,但为了知道是不是我妈杀了他,我只能咬牙的继续掀开白布。

        这时候,我听到我师傅冷漠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天,你怎么过来了?我不是让你看店吗?”

        背后突然响起声音,让我吓得当场后退了几步,我脸有些白的看向师傅,手颤颤巍巍的指着陈木匠,“师傅,他眼睛没闭上。”

        “哼,死得这么惨,当然闭不上!”

        我师傅冷哼了一声走过来,然后一脸认真的问我,“那畜牲过来没有?”

        感觉师傅在身边,我才心安了几分,但听到师傅这么说我妈,我心中苦涩,甚至想反驳,但没有底气……妈,你为什么还要杀人啊?

        摇头,我是红着眼睛摇头的。

        师傅看我没说话,于是说道,“今天先回去,明天好好准备一下,我们上山!”

        “上山?为什么要上山?”我感觉师傅的语气不对,甚至感觉到了一股冷意,便是立马问道。

        “为什么?杀人偿命!”

        我师傅丢下这句话,就接过我手中的雨伞自顾的走了出去。

        我愣在原地不知所措,慌,感觉很慌,师傅要杀我妈了?

        脑海中一片混乱,我走到陈木匠的尸体边,一下掀开盖着尸体的白布,我愣住了。

        陈木匠整个心窝都被掏出来,好像什么利爪一抓之后造成的,心脏已经没有了,空空荡荡的,就好像我们杀鱼的时候,也要破开肚子,拿出所有内脏一样,触目惊心……

        颤颤巍巍的后退几步,看到这种死状,我心中仅存的一丝侥幸崩塌了,妈,真是你杀的人吗?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去的,但我知道,小时候喂我吃奶的妈,我不能让她死!

        回到家之后,我等师傅回自己的房间之后,收拾了一些东西就偷偷的溜房间,朝山上跑去。

        路上因为下雨了,变得很滑,而且天很黑,我打着一个手电筒在路上一个人跑,好几次我摔倒在地,但咬牙的认准山那跑。

        山就在我们村子后面,但要路过坟地,也就是我们村子里面人死后要葬的地方,因为前几天张叔才死,所以这条路地上有很多的湿透的纸钱,好像木浆一样,这在黑夜之中一路白的延伸过去,让我感觉有些慎人,不禁加快的脚步。

        但不管我怎么跑,远处的一个一个小山包,在黑夜里显得格外明显,狂风不断的呼呼划着,让一切都显得阴森恐怖。

        我紧咬牙关,我师傅说话人刚死的话,魂魄会在附近徘徊,跟师傅这么久了,我从来没有看到过鬼,但是不代表我不信有鬼,毕竟张叔死了没几天啊。

        就在我想一口气跑过去的时候,一道极为刺耳的声音划破天空,先传入我耳中的是一阵“噗呲,噗呲”的声音,然后就是十分诡异的笑声:

        “咯,咯,咯……”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抬起手电筒,就朝声音传出的地方照了过去。

        只见一路纸钱的尽头,一双碧绿的眼睛正对着我看,我差点吓得叫出来,却是坟头上有一只头颅大小的猫头鹰正盯着我,还不断的张着嘴巴,好像人一样的出“咯咯……”的诡异叫声。

        我浑身出了一身冷汗,这荒山野地的听到这种声音,真是让我够呛,好在我胆子比较大,不然早就撒腿就跑了。

        被这猫头鹰盯得浑身毛了,我嘀咕了一声,捡起一个石头就朝猫头鹰砸过去。

        猫头鹰咯咯了几声,躲避的飞了起来,我摇头的准备继续走,却突然听到了另外一个声音,我刚才扔出的石头好像砸到了一块木板,这坟地怎么会有木板?

        我条件反射的将手电筒照了过去,咬牙迈动脚步走过去,灯光照过去,是一个新立的墓碑,上面写着张树全的名字,这不是刚死的张叔的坟吗?

        我心中叹了口气,想过去给张叔磕一个头,却看到灯光所照墓碑后面,好像有一个凹陷,不,是一个坑!

        我瞪大眼睛急忙跑过去,才现新立的张叔的坟居然被人挖开,露出里面黑色的棺材,而我刚才扔出去的石头赫然正在上面!


   我差点叫出来,张叔的棺材怎么会被人挖啊?

        我强忍着撒腿就跑的冲动,咬牙的走近一些,反复的用手电筒照射,却现黑暗中,有个身穿皮衣的老太婆,正用干枯的手还在刨坟。

        她身上的皮衣更古怪,好像鳄鱼皮一样,却是有一片一片的鳞片在上面,慎人非常,更让我吓一跳的是,她一头黑色的头似乎自己在动……

        我将灯光射过去的时候,老太婆抬起头来,我看清楚她的脸,很尖,下巴好像能戳死人,更让我毛骨悚然的是她的皮肤皱巴巴的,好像那种得了鱼鳞病一样,一层一层的,让我腿都软了。

        “老奶奶,您在这里干嘛啊……”

        我声音带着颤抖的问,这在坟地里看到这么古怪的老太婆,我已经够镇定的了。

        老太婆看了我一眼,声音有些尖锐的说,“肚子饿了,找吃的……”

        她说完这话,继续的用干枯的手刨着张叔的坟,好像大半夜的挖人家坟在她眼里很正常一样。

        我听了这话,腿直打哆嗦了,这可是张叔的坟啊,坟里面有什么可吃的??

        我强忍着抖的身体,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面包出来,颤颤巍巍的用手递了过去,“老奶奶,来,您吃这个,这个好吃。”

        “干瘪瘪的有什么好吃的?拿开,别烦我柳婆子。”

        老太婆有些不耐烦的用手摆了摆,我急忙收回自己的手。

        她继续的用手挖坟,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了,张叔跟我怎么也是一个村子里面的人,这么看着他的坟被这古怪的老太婆挖开,我真做不到。

        我咬牙继续说道,“老奶奶……”

        “别叫我老奶奶!要叫就叫我柳婆子!”老太婆脾气很暴躁,她突然抬起头来,直勾勾的盯着我。

        被这种眼神盯住,我浑身汗毛都竖起来防御了,本能的后退了一步,我腿抖的更加厉害。

        她盯着我看了几秒,突然站起来,缓缓的朝我走过来,不,不是走,她好像在地上扭动一样的挪移过来,我被这么怪异的走路姿势好懵逼了。

        “不错,不错,灰妹子当年救的小孩就是你吧?”老太婆盯着我看了一会,声音缓和了几分。

        “啊?”

        我吓了一跳,她口中所的灰妹子难道是小时候喂我吃奶的母狼,我的妈?

        那么说,这老太婆也是,……我感觉我呼吸瞬间急促了,她让我叫她柳婆子,那么说她姓柳,那她是……

        就在我心中疙瘩的时候,老太婆继续说道,“来,给我算算命!看我这老婆子还能活多少年!”

        我脸都吓白了,难怪她要在坟地里面找吃的,知道她也是精怪,我都想尖叫出来了,那还有什么精力算命啊?

        再说,精怪的命是我能算的吗?

        “柳,柳婆子,我……”

        我支支吾吾起来,“你,你认识我妈?”

        “妈?……知道叫妈,还算有良心。怎么?还怕老婆子我吃了你?”

        老太婆诡异的脸上露出一丝古怪,她干枯的脸动了动,嘴边两颗黄的大尖牙就露了出来,格外的慎人。

        我尴尬的摇头,如果她真的认识我妈,那么她应该看在我妈的面子上,不会动我。

        “开始吧,给老婆我算算。”老太婆催促起来。

        我只能硬着头皮的打量起柳婆子的面相来,“那个,介意我用手电筒照你吗?”

        “不介意,你这小子怎么胆子这么小啊?赶快!老婆子肚子饿死了,再拖下去,等会老婆子我真忍不住一口把你吞了。”

        柳婆子瞪了我一眼,这眼神让我浑身直哆嗦,赶紧的用手电筒照在了柳婆子脸上,按照师傅教我算命的一切来分析柳婆子的面相起来。

        她太老了,脸上很多的褶皱,算是五官都有些变形了,她刚才想让我告诉她,她还能活多久,我只能盯着她的疾厄宫来判断了。

        整张脸,在我们算命师眼中,会把眼耳口鼻,下巴,额头,耳垂一起分为十二宫,而看人寿命的是双眼中间的山根部位。

        柳婆子鼻子很大,比龙哥的还要大,山根虽说褶皱不堪,但整体来说,她山根算是很丰厚,好像现在整容的一样垫了一大块骨头似的,显得特别的怪异,不协调。

        而且她天庭,也就是额头也好像打针了一样鼓鼓的,这种面相如果在我们人的脸上,就是好像外星人一样,但是真正在我们算命师眼中来说,这才是真正的大寿之相。

        这与那天晚上我给我妈分析的不同,这是两种少见的长寿面相,似乎柳婆子比我妈还会活得更久一般。

        只是她脸太尖了,而且颧骨过高,基本上没有眉毛,一般我们人在将死的时候就是这种面相,但她精怪,应该还有十年的寿命。

        我想了想,小心翼翼的说道,“您应该还有十年左右的寿命。”

        “说准一点。”

        柳婆子声音尖锐的说道,而且她眼睛变绿了,很生气,这样子我在诅咒她要死了一般。

        我再自己的看了她疾厄宫几眼,只能硬着头皮的说道,“十年!”

        “肯定?”

        柳婆子一双碧绿的眼睛死死盯着我,这模样真的要一口吃了我一样,我头皮麻了,只能咬牙点头。

        沉默了一会,柳婆子才叹了口气,“跟我估计的差不多……”

        听了她这话,我松了口气。

        我以为柳婆子会继续挖坟,没想到她看了我一眼之后,两手倒背,半弓着身子,扭动着身体缓缓的朝远处挪移而去。

        “一个月后我再来找你算一次,希望那时候你能给老婆子我一个希望……”

        黑暗里,传来了柳婆子的声音,我心中奇怪,希望?我能给她什么希望?

        “还有小子,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给这人留一个全尸……记住,你叫灰妹子做妈,那她永远都是你妈,如果哪天你伤害了她,那么你死的时候,老婆子我也会挖开你的坟,吃了你的肉……”

        说道最后,柳婆子的声音就越来越小了,我愣在原地很久才回过神来。

        看了张叔的墓地一眼,我叹了口气。

        我用手花了十多分钟将张叔的坟重新的埋了起来,都是一个村子里面的人。

        我继续的朝山上走去,到了大半夜的时候,我终于到了上次我妈受伤那棵大树下,我大叫了几声,“妈我来看你了,你出来见一下我。”

        但是没有任何的声音回应我,我心中焦急了,接着喊道,“妈,我师傅要抓你,你听到了马上躲起来。”

        依旧是没有任何声音回应我,我更加的着急,明天我师傅上山的话,那肯定会带枪的,那我妈要是遇到师傅,那真是必死无疑!

        我怎么看着自己的妈死呢?

        我继续的喊,直到我嗓子哑了,我妈依旧是还没出现,她是生气我为什么不要她给我的东西吗?

        我苦笑了一声,一看天已经蒙蒙亮了,我得赶快回去,就算是我妈没听到,我今天跟着师傅一起上来,或许关键的时候能救她一命的。

        这么一想,我撒腿就往家里跑,我跑回家的时候,确定我师傅的房门还没开,我才蹑手蹑脚的回自己房间,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走了出去。

        我出去买早餐,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师傅从房间里出来,我将早餐递过去,我师傅看了我一眼接下来说道,“东西准备好没有?”

        “准备好了。”我点头。

        “行,收拾一下,我俩上山!”我师傅说道。

        听师傅的语气还是那么冷漠,我心凉了半截,看样子师傅已经下定决心要杀了我妈了!


       “师傅,找到我妈之后,能不能……”我犹豫了一下问道。

        “放了那个畜牲?”我师傅冷笑一声。

        “嗯。”

        “那村子里面死的两条人命谁来还?”师傅盯着我问,“人杀人是要偿命的,畜牲杀人就不用了吗?”

        我哑口无言了,我妈确认是杀了他们两个,但是说什么我也不会让我妈死。

        师傅说完这话没有理我了,他自顾的提着早餐呼呼的吃了起来,没过几分钟,师傅就背起他的猎枪,我自然背着一个背包跟着。

        不管怎么说,我师傅要对我妈动手,那么我拼死也要挡住。

        我跟师傅刚走出门,一辆黑色奔驰从远处开过来,并在店门口停了下来,一个夹着公文包的男人从车里快的下来,并有些讨好之意的朝师傅走来。

        这男人一身西装革履,头还梳得铮亮铮亮的,一看就是有钱的主,他走过来之后,恭敬的说道,“李大师您好,我是张总介绍的,上个星期已经给您打过电话了,说今天过来,您看今天帮我算算……”

        听了这话,我好奇的打量了男人几眼,先我是被他嘴角一颗黑痣给吸引的,人都说嘴边有痣,那是富贵贪吃之相,按照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吃货。

        但眼前的男人可不是什么一般的“吃货”,先他左边眉毛下面,也就是少阴之处有一个红点,这在我们算命师眼中是“煞点”,再者他鼻子奇大,却是带勾,颧骨两边微微的有些不对称,再配上他眼角下的煞点,明显的凶狠之相,也就是说他是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吃货”!

        这男人是个狠人,而且他命宫暗沉,显然是最近遇到了麻烦,而且很有可能惹上了跟人性命有关的事情……

        师傅看了他一眼,直接摆手,“今天没空,下个星期一你准时过来。”

        这男人一听这话,身体哆嗦了一下,急忙说道,“啊?李大师,上个星期就预约了啊,再说我公司的事真的很急,要不您今天抽空帮我看看?给我指条明路。”

        “公司?要真是公司的事,那我现在就给你算算!”师傅看着他冷笑了一声。

        男人立马有些尴尬了,他一咬牙的只能说道,“那行,那我下个星期一准时过来。”

        说完这话,男人很快的坐上了车,开车离去了。

        “小天,这个人你怎么看?”师傅等他走后,突然问了我一句。

        我也没犹豫,将刚才的分析全部说了出来,师傅点头之后却摇头,“你少算了他一点,他的确惹上了命案,只不过这命案跟他没什么直接关系,他是被牵连的。”

        听师傅这么一说,我这才想起了,刚才的男人虽说印堂黑,但是眉心靠右的地方有颗红痘,痘跟痣不同,痘破,自然恢复原来了。

        简单的来说,他最近倒霉,但是也会有转机,而这转机,就是下个星期一。

        师傅看着远去的黑色奔驰,愣了一会,突然转身对我说,“小天,这个人星期一的时候,你给他算。”

        “我?”我一愣。

        “嗯,你给他算,因为星期一或许我回不来……”师傅声音有些莫名的平静。

        回不来是什么意思?我有些糊涂了。

        师傅也没多解释,他坐上电动车,我自然关上店门之后,就急忙跟着他后面,然后我俩就朝山那边而去。

        一路上师傅都没说话,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我跟师傅就到了山脚下了,这山师傅可比我熟悉多了,但是下车将车停好之后,师傅看着上山的路却有些迟疑的样子。

        他拿出三枚铜钱和三根檀香,香点燃后,将铜钱插入香里面,然后一字排开的将香插入地下。

        但让我奇怪的是,这香烧着烧着烧着,套着香的三枚铜钱居然自己跳了出来,我吓了一跳,跟着师傅这么久了,我自然知道他在做什么。

        这是在“问山神”。

        师傅说,每一座山,不管大小都会有一位山神,掌管着山里面的一切,就像每条河里面都有河神一样。

        我跟师傅进去是为了抓我妈,算是拿了山神的东西,所以要烧香支会一下山神。

        但眼下三枚铜钱飞了出来,自然是山神不同意了,要是同意的话,香会烧完,而且三枚铜钱会化为灰烬,被山神拿走。

        师傅手抓着三枚铜钱,脸色很难看,“哼,一丘之貉!”

        “小天,走,我们上山!”

        师傅冷哼了一声,居然不管山神不愿意,就这样背着猎枪上山。

        我心中惊讶,师傅难道不怕山神出现吗?山神出现了,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看着师傅已经走远了,我自然赶紧得跟了上去,我阻止不了师傅上山,但是我能阻止他对我妈下手!

        上山了半个小时,果然我就感觉不对劲了,山神不同意,所以一路上我跟师傅已经遇到了七八条毒蛇,甚至还有一头凶狠的野猪。

        虽说被师傅用东西吓跑了,但是这些东西可是很少会在的我面前出现的啊,毕竟我每次上山的时候,因为我妈的原因,所以根本不会遇到这些危险的东西。

        不过眼下,显然这山神不给我妈面子。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也是山神护着我妈。

        我心中安定了几分。

        跟着师傅后面,看着师傅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因为这些蛇啊之类的东西继续的出现,而且越来越频繁,好几次,几条浑身艳丽的毒蛇都差点咬到师傅了,一向不主动杀生的师傅也是用枪射了一条蛇的尾巴,才让这蛇群退去。

        我心中也是一阵后怕。

        到中午的时候,一无所获,我暗自惊喜,不过师傅脸青不行了,我俩坐在一棵大树下休息,我一句话没说,自然不会自找没趣的触他霉头。

        师傅养我这么大,他的脾气我当然了解了,只能从背包里掏出一块面包和水给师傅递过去,师傅看了我一眼,接了下来。

        休息了十多分钟,我跟师傅继续的找,下午的时候,蛇基本上没有出现了,一路上也是平静,这让我也是松了口气,看来刚才上午的时候山神生气了,而下午气应该消了。

        不过山神应该通知我妈了,所以我妈应该躲了起来,师傅再厉害,也找不到我妈的。

        果然,我们两个找到了晚上,还是没看到我妈的一点影子,我彻底的松了口气。

        天已经很黑了,我以为师傅会今天回去,明天再来,毕竟两人在山上转悠了一天也挺累了。

        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居然默默的砍了几根大树枝,然后一个人搭起了树棚来。

        师傅想今天晚上在这里过夜?

        “小天,过来搭把手,今天晚上我们俩睡在这里。”师傅冲我喊了一句。

        我只能点头的过去帮忙,很快一个树棚搭好了,师傅让我在这里等他,然后一个人去捡了一些干材和水果过来。

        生好火之后,我跟师傅坐在火堆旁,一手拿着面包,一手拿着野果子慢慢吃着,吃完之后,师傅在四周洒了一圈硫磺,算是防虫防蛇。

        师傅让我先去睡他来守夜,但我怎么睡得着?

        只能说师傅你先睡,师傅也没说话,点头的趟进树棚里面,很快听到了师傅的呼噜声,我则是看着燃烧的火毫无睡意。

        怎么说呢,我不知道我昨天晚上来的时候,为什么我妈不见我,她是生气了,还是因为我师傅一句:“人有人道,妖有妖道,人妖殊途?”

        所以刻意的与我保持着距离?

        我叹了口气,而这时候,我突然听到了远处传了一阵沙沙的声音,我心中一惊,急忙警惕的看了过去,却现一片黑暗之中,缓缓的浮现一双碧绿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