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车友俱乐部官方号
新浪微博
微信

晚清备受宠信的重臣一步步走向作死之路,慈禧太后也不愿救他

在清朝,出任内务府官员的人,一般都深受皇帝信赖,所以结局不会太差。

不过,立山是一个例外。他曾经颇得慈禧太后宠信,以员外郎的身份兼苏州织造,历经四任。后又一路升迁,至总管内务府大臣、正白旗汉军副都统、户部侍郎、户部尚书等职。

立山地位之显赫,在晚清并不多见。然而,最终他却被绑缚菜市口,斩首示众,连亲朋好友都不肯为他收尸。

那么,立山为什么会落到身首异处的下场呢?说到底,还是触犯了慈禧太后的敏感神经,外加太张扬,遭同僚嫉妒,最后将自己活活作死。

晚清备受宠信的重臣一步步走向作死之路,慈禧太后也不愿救他

立山画像。


光绪一朝,太后与皇帝的关系始终影响着朝局走向,也考验着朝臣们的情商,立山之死的主要祸根也在此。

我们都知道,紫禁城里的大殿甚是宽敞,夏天上朝,倒也凉快,可是到了冬天,就太冷了。光绪帝向来身子骨弱,面对凛冽的北风,实在受不了。立山同情皇帝,也想给皇帝留个好印象,便瞒着慈禧造了一片玻璃窗,以挡风寒。

很快,慈禧太后得知这件事,十分生气,把光绪帝叫来,指责道:“祖宗起漠北,冒苦寒立国,汝乃听朝而畏风耶?”对光绪帝进行了一番批评教育后,慈禧还是不解气,便令人叫来立山,说有好东西要赏赐。

立山高高兴兴地进宫,没想到一进门,太后就恨恨地说:“文宗晚年患咳嗽,亦极畏冷,遇着引见,以貂皮煨在膝上,何等耐苦!皇上年少,何至怕冷如此?况祖宗体制极严,若于殿上装起玻璃窗,成何样子!汝谄事皇上,胆大妄为。汝今为廷臣,非奴才可比,我不能打汝。然违背祖制,汝自问该得何罪?”

晚清备受宠信的重臣一步步走向作死之路,慈禧太后也不愿救他

慈禧太后。


立山自知玻璃窗的事闯祸了,一边自己啪啪打脸,一边磕头如捣蒜,请求饶命。太后并不消气,李莲英向来与立山关系亲厚,便趁机大呼道:“立山滚出。”立山心领神会,立刻倒地翻滚起来,太后这才罢休,但对他的宠信却大不如前。

1900年,义和团蔓延至京城,朝廷举棋不定,召廷臣开御前会议商量对策。端王载漪力主团民可用,立山正好在旁边,太后问道:“你说说该怎么办?”立山对道:“团民虽无他,但其术不太可靠。”

载漪一听就怒了,质问道:“用其心就可以了,哪里用得着术?立山必与外人通,请以立山退外兵!”立山答道:“首言战者载漪也!臣主和,又不谙外事,不足任。”

晚清备受宠信的重臣一步步走向作死之路,慈禧太后也不愿救他

坐着的人是端王载漪。


载漪更加憎恨立山,便借其住宅靠近教堂之故,造谣立山藏匿洋人,里通外国,假借慈禧太后之命将其斩杀。

庚子前后,端王载漪、庄王载澜等人权势极盛,立山的主和意见与端王等人企图利用义和团向洋人开战,趁机拥立大阿哥溥儁继位的阴谋背道而驰,自然成为他们的眼中钉,必欲除之而后快。

此外,立山与载澜平日里有一些过节,这也成了他的催命符。立山在内务府供职日久,积累了不少财富,于是,他就花式炫富,“凡京师菊部名伶、北里歌伎之有声誉者,往往为之脱籍”。

当时京城有一个叫绿柔的名妓,名噪一时,立山与载澜都十分喜欢。然而,载澜虽是宗室,却穷得叮当响,自然架不住立山的大手笔,立山最终抱得美人归,载澜从此恨透了立山。

晚清备受宠信的重臣一步步走向作死之路,慈禧太后也不愿救他

载澜。


不仅狎妓炫富,立山将家底也挂在了身上。立山家中有朝珠365挂,即使最次等的也价值千金,除了国丧外,他每日都换着带,从来不重样。这就引起了同僚的妒忌,难免有人在其受难时落井下石。

立山之死,既与其行事张扬,得罪太多的人有关,也与其缺乏敏锐的政治嗅觉有关。

殿门装玻璃之事,使得立山宠眷稍减。庚子之乱中,立山的主张固然引得端王不满,但更不是慈禧太后所希望的答案。也许正是因为这些原因,在载澜矫诏拿杀立山前后,太后并没有追究。

立山死后,其门客星散,唯有伶人十三旦为其收尸,举办丧事。这种结局,不免让人感叹,一身财富换不来人间几度真情。

参考资料:佚名《名人轶事记立山联元》,何刚德《春明梦录·卷上》,徐珂《清稗类钞·豪侈类》,赵尔巽《清史稿·卷二五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