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车友俱乐部官方号
新浪微博
微信

王者归来(连载小说)-003 乱坟黑影


   回到客房,刘剑宸喝了点酒有点头晕,和衣倒头就在客房的里间呼呼大睡起来。刘剑轩还没有尽兴,还想继续与再她聊聊,见她这样,也就摇头罢去。刘剑轩酒量还好,喝了两大碗酒,也没有十分的浓浓醉意,脑袋还是有点清醒,可能是因为好久没有这么亲情激动了,他差不多快六七年没有见到六叔和昌明哥了。六叔和昌明哥原先和他们一样,住在龙泉山庄,六叔是山庄的得力干将,昌明哥是他唯一的儿子,昌明娘在昌明七岁时患病身亡,六叔一心只念着昌明娘,一直不肯续娶,而刘安魁和刘佩瑜待昌明也如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后来华国与北部边境的戎族胡族狄族等少数民族关系融洽,几方约定在边境的交镇互开贸易交市,方便老百姓互货交易。龙泉山庄便派六叔带着他唯一的儿子刘昌明到交镇开店坐镇,除了方便百姓交易住宿吃饭,还可以通过客栈与戎族等少数民族交易到上等马匹皮革高价售卖到华国东部中部南部,此外根据不同民族的交往,了解各方的情况,收集各方的情况,而客栈就是最好的掩护。这次见到六叔,刘剑轩明显感觉六叔越发显得老了,脸颊削瘦,白发生灰,而昌明哥,从外表看,则完全变了一个人,变得强壮厚实黝黑了,宽宽的眉宇间透着有一股沉稳之气,但说话间还是如小时候一样,话语不多,听到开心的事情最多也是眉心一展憨厚一笑。

  街头更夫敲了四更,刘剑轩还在外间床上辗转反侧思绪满天,毫无睡意。他翻身面朝窗台时,见窗外风清月淡,窗外的一簇树影透过窗棂映在木地板上,轻摇漫曳。刘剑轩想起来看看窗外的弯月,突然两个黑影忽地从窗台掠过,紧接着又是两个黑影飘过。刘剑轩凭着自己的直觉和敏感,马上警觉起来,翻身起床疾步走到里间门旁,急促轻敲了几下房门,里面没有一点动静,又压低声音喊了几声“小妹”,还是没有任何回应,刘剑轩也不管其他了,直接推门走到床头,摇醒正在美美酣睡的刘剑宸,附耳轻声告诉她异常情况。刘剑宸听后,心里一惊,头脑立马清醒十分,即刻翻身跃起。俩人匆匆换上夜行服,来不及下楼告知六叔和刘昌明,提剑径地从窗台飞身出去,向黑影掠过的窗台西面追去。俩人快追到交镇西山口时,刘剑宸冷不防被一个黑影猛地拽了一下左上臂,刘剑宸心里一惊,快速提剑横削过去,蓦地转头时,发现是六叔和昌明哥,当即把凌冽的剑锋收回来,刚想要开口问六叔,却又见六叔轻声“嘘”了一声,示意她不要出声,然后携他们一起追到了西山口偏远的夹岗乱坟区。

刘剑轩他们小心翼翼隐伏在坟区西边高地一片茂密的树林里,刚好可以看到离他们不远处的坟场,两个长长的黑影在坟场中间的一块坟碑前停了下来,机谨地扫了一下周围,感觉没有异常,便慢慢蹲了下去。刘剑轩也快速扫了一下四周,微风阴阴吹过,头顶那弯诡异的钩月早已不知不觉的把自己躲进淡淡的云层里,旁边的树枝轻拂摇曳,发出轻轻碎碎声,不时伴随着嘎嘎滴滴唧唧的草虫声,前面坟堆场还时不时闪着微弱的磷光,显得周围阴静幽森,恐怖环身。突然, “噗”的一声,在刘剑轩跟前倏地闪了一道长长的淡蓝色光,紧接着又是一道,吓得刘剑轩倒坐在地上,忍不住“啊”的惊叫了一声。这恐怖的惊叫声划过寂寂阴森的黑夜长空,把周围树上正在酣眠的一些鸟禽也吓了一跳,嘎地惊飞起来。前面两个黑影也迅速惊跳,背靠背警惕地环顾四周,随即分头散开几步宽的距离,向发出惊叫尖声这边慢慢走来。刘剑轩僵坐到地上,右手紧握剑柄,屏住气息,眼睛迅速从刚才惊恐的状态回复到坚毅镇定,一动不动的盯着眼前的黑影。离他三步之遥的刘剑宸看到黑影右手握着一柄长剑,左右挥舞撩开周围的蔓草,慢慢靠向她这边。刘剑宸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突突地加速猛跳过不停,仿佛就要从喉咙里闯跳出来,身子紧紧地蹲缩在茂密的灌木草丛里,紧闭双眼,屏住气息大气不敢出,同时感觉灵魂缓缓从天灵盖升起。这下完了,刘剑宸心里恐惧地叨念着,这辈子从小到大还没有到过这么恐怖的地方,小时候听老一辈讲坟堆阴曹地府里的故事,想不到自己马上就要到这阴曹地府里去了,这辈子我还没有活够呢,不能就这么完了吧?不,不,也不能被他们吓死而做一个惊吓鬼,如果这黑影真找到自己,我刘剑宸也不是孬种,跟他拼了,大不了一命抵一命,说不定还能挣一条活路。就在刘剑宸失魂散魄胡思乱想之际,耳旁传来一声“喵喵”地叫声,然后有东西急速窜跳出来,往其他方向跑了。刘剑宸漂浮在外的灵魂感觉黑影的长剑向喵叫声划去后,僵硬的身子慢慢松弛下来并用定力把灵魂收回躯体,睁开眼睛,发现黑影已走远。她慢慢伸了伸刚才紧缩的身子,偷偷往前探了探,看到前面的两个黑影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三个,以为自己眼花了,不由地用手使劲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大了双眼,确实是三个黑影,其中一个高高清瘦的黑影把一个竖状的东西交给另外两个黑影,然后抱拳快速飞身离开。刘剑宸心中顿时升起一团疑云,准备起身挪步到六叔他们那,问六叔怎么回事,接下来怎么办,六叔却神不知鬼不觉已经悄悄来到了她身边,手势指指比划着,意思是刘剑轩与他跟踪那个高个黑影,要刘剑宸和刘昌明跟踪另外两个黑影。

兵分两路,刘剑轩和六叔在黑夜的掩护下,跟着那个高个黑影,越过阴森的乱坟岗,穿过一片茂密的陡山树林,跨过一条浅浅的小溪,来到了距离小溪一里远的一个破旧的小寺庙里。“这黑影功夫了得,还好,从小父亲和哥哥对自己一年四季严要求的练习龙泉剑术,今天派上用场了。”刘剑轩心里有点小得意地想,“至少没有丢龙泉山庄的脸面。”

刘剑轩和六叔看到黑影进了破庙,急忙跟了上去,刚跨进门槛,就听到“啊”的一声惨叫,划过沉沉的黑夜并在空中久久的回旋。他们顺着惨叫声飞奔过去,只见那个黑影靠在破庙神龛台左边的圆柱上,一屁股坐在地上,两腿伸长,头怠拉着歪靠着柱子。刘剑轩和六叔跑到他身旁,蹲下身子查看。六叔轻轻摇了摇黑影,黑影吃力地抬了抬头,只见黑影消瘦的脸苍白发青,干裂的嘴唇已经乌黑不停的发抖,他努力地睁了睁眼,无力地看了刘剑轩和六叔一眼,眼神流露一丝救命祈求,一会头便耷拉不动了。六叔用手摸了摸黑影的脸,感觉黑影的脸冰冷透心,“不好”,六叔惊叫起来,“铁手黑冰掌”,六叔脱口而出五个字。刘剑轩忙问道:“六叔,是不是就是传说中十几年前江湖中一掌击碎人的五脏六腑而不见血,并且身体随即冰冷发黑而死的黑冰掌?”六叔点头道:“想不到传说中的邪恶武功铁手黑冰掌今天被我们碰到了。公子,快追,杀手应该跑得还不太远。”刘剑轩和六叔立马从小庙后面冲出去,向右边的一条小道追去。

六叔和刘剑轩追到一大片桦树林里,六叔突然停了下来,警惕地望了望四周。突然,六叔感到头顶一股强烈的冷风嗖嗖猛压下来,身子敏捷地往左一偏,右手持的蚩尤偃月剑横空披月,几度旋转往返化解那股强风,并顺势利用这股强风反击回去,只听哐当一声,闪着一道白光,极目眩耀刺眼,一股合力通过手中兵器把两人震开了三尺之开。六叔迅速稳住了自己疾驰后滑的脚步,定了定神,原来黑影中等个,脸蒙黑布,右手是一支假手,纯粹的说,是一支铁手。六叔趁影未站稳之际,大叫一声:“看剑。”话未落音,长剑当胸直刺过去,剑尖刺出去时不住颤动,使对手瞧不定剑尖到底攻向何处。黑影知道厉害,不敢伸手直接对攻,当即斜身极速闪开。六叔喝道:“第二招来了!”长剑回转,自下而上倒刺,但见青光闪闪,剑招凌厉,剑尖在黑衣人身边刺来划去,招招不离要害。黑影见此,不禁大骇,惊叫道:“龙泉剑。”随即用他那铁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大圈,绕开刺向自己的长剑,身体随圈空转,跳跃到六叔的一侧。刘剑轩隐藏在一棵大树背后,看到六叔和铁手黑影交手突然露出一个空隙,瞬即飞身提起素月剑刺向铁手黑影后背,铁手黑影感觉背有一道暗光袭来,从右边太阳穴下面闪过,耳壁一阵刺痛。铁手黑影猛地转身,奋力用铁手旋转一挥,推开刘剑轩,然后向山顶飞奔而去,六叔和刘剑轩也在后面奋力追击。铁手黑影跑到山顶,转身看到六叔和刘剑轩在后面紧追不舍,又看看脚下面前是不知有多深的悬崖峭壁,环顾四方,其他地方已无处可逃。黑影定了定神,犹豫片刻,随即把铁手紧抓在地上,然后纵身一跃,跳下了崖悬,一根细铁丝随即从铁手里拉出来,另外一端悬着黑影,急速往下滑。六叔和刘剑轩追到山顶,探身看了看高深难测的悬崖。六叔看追赶无望,长叹一声,收剑入鞘。刘剑轩心里很是不甘心不服气,把剑狠狠的往地上一插,六叔拍了拍刘剑轩的肩膀说道:“公子,别泄气,咱们回客栈看看昌明和小姐那边的情况。”

 



相关报道